书馆中文网

书馆中文网 > 三国之谍行天下 > 第223章 波才的秘密(第1页)

第223章 波才的秘密(第1页)

此时的波才已经完全清醒,又恢复了以往沉稳的样子,淡定地对严政说道:“你给他们回信,就说会按他们的要求想办法去打探城内兵士布防情况,但城内现在巡查严密,需要等一些时日才能有结果。”

波才的安排,让严政有一些不理解,他疑惑地看着波才询问道:“波渠帅,为什么要这么回应,不再用计引诱我们上钩?”

波才镇定地向他解释着:“计策肯定还要用,但是不能心急。

韩涛为人极为狡诈机灵,前番用计使他大败,是在他想不到情报有误的情况下,打了他一个出其不意。现在他损失惨重,必定会对情报小心甄别,这个时候回复他的情报速度太快,又过早地对他进行诱惑,很容易被识破。反而适得其反。”

严政这才恍然地点了点头:“还是渠帅您想得周全,末将明白了。”

“这次多亏渠帅你及时醒来,定下计策,我军才能设伏大败汉军。那韩涛再狡诈,也绝对想不到是渠帅你在暗中用计对付他。”严政看着波才赞叹的恭维着。

波才也感触颇深地点了点头:“你说的没错,其实我自己也没能想到还能清醒过来,更真的能让那韩涛掉入我们的圈套。这或许就是老天开眼,给了我这个报仇的机会吧。”

“其实从我被他们带到广宗开始,我就恢复了一些意识,偶尔可以分辨出身边的人是谁。但大部分时间,我还处于一种懵懂的状态,更无法控制自己开口说话和举手抬足,只能任由他们对我继续摆布。”

“我本来以为,这辈子就只能这样浑浑噩噩地被他们利用下去,再也没法彻底恢复过来。”

“直到那天夜里兵变,整个广宗大营一片混乱。所有人都忙着行动,没人管我的时候,我终于彻底地清醒了过来,知道自己是谁,也明白了自己身在何处。”波才向严政讲述着自己的经历。

“既然您在那晚就已经清醒了过来,为什么却一直等到了下曲阳,才暗中找我联系?”严政显然不太理解波才的做法,要是波才能够早点说出真相,或许也就没有杜远做内应,黄巾军也不至于在广宗大败。

“我当时脑子是清醒了,但或许是迷糊了太长时间,所以还是口不能言,手不能动的状态,你让我如何去找你们?”波才向严政做着解释。

“那个张军医唯恐我清醒泄密,直接搬到了我所在的营帐,日夜对我进行监视。幸好我在懵懂中,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,清醒以后,一直在他面前极力掩饰,才没有被他察觉。”

“我只能每天趁着他不在的时间暗中锻炼,活动手脚,锻炼口舌,总算是一点一点恢复了活动和说话的能力。当时,我是天天盼着能有除了那个军医之外的人来看看我。可惜,你们当时都已经忘了我这个废人,根本没人出现,我也只能继续地隐忍在他的身边。”波才说到这里,言语中明显的带着怨恨。

“当时军中刚经历了大的变革,实在是军务太多,所以我们才疏忽了去探望波才渠帅……”严政听出了波才的埋怨,赶忙向他做着解释。

波才又怎么会被他这套言辞蒙混,冷哼了一声:“你们的军务就是陪着张宝一起喝酒吧?若不是你们几个贪杯,把军务都交给了杜远,又怎么会有广宗的大败?”

“那天夜里,我好不容易恢复了行动能力,想要去告诉你们,那个张军医的阴谋,可惜还是晚了一步。等我把他擒住的时候,汉军已经杀了进来,我也只能带着那个军医,和你们一起逃离,来到了下曲阳。”

“我暗中对那个张军医严刑拷打,百般询问,他却始终不肯透露他的身份和机密。幸好,之前他为了怕我清醒过来泄露机密,吃住都在我的营寨,反而是把他如何书写密信,封漆竹筒的手法,都让我在暗中观察到,最后也让我拿到了他的信鸽。”

“我试着模仿他的笔迹,还有封漆手法,试了多日,确保没有破绽,才让你上报张宝,定下了那条计策,引汉军进了圈套。”波才继续地讲述完自己的经历。

“渠帅的才智,果然是无人能及。可我实在不理解,为什么您要把献计的功劳让给末将,却不自己去见地公将军,还要让我隐瞒您已清醒的秘密?”严政一边恭维着波才,一边继续询问着。

“我和张氏兄弟相交多年,张宝的脾气秉性我很清楚。他一直认为我和张角亲近,我若是去见他,肯定要被他猜疑排挤,又有何益?那个张军医在下曲阳是否还有同伙,我们还不得而知,我隐匿身份,也是不想他的同伴把我已经清醒的消息传递给韩涛,让他有了防备。”

“我现在的目的就是要找韩涛寻仇。他把我害得不人不鬼地过了那么久,这个仇我一定要找他偿还。现在敌明我暗,才更容易成功。”说到这里,波才的眼中满是怒火,显然是对韩涛充满了恨意。

波才发泄完自己的愤恨,慢慢地冷静下来,对严政说道:“你放心,以后有什么计策,我还会交给你去跟张宝说,你只需要替我严守秘密就好。等到击退了汉军,你们可以挥师洛阳的时候,我自会隐去,就永远没人知道是我给你提供了主意。你为张宝立下大功,他必定更加赏识和重用你。”

严政欣喜地说:“末将多谢渠帅您的大恩。那我们接下来,该做些什么?”

“你先按我刚才的交代,给他们回信。等到三日以后,你画一张城防图,传递给他们。记住,那图一定要画得越真越好,只留一处破绽,引着汉军来攻就好,只要这次他们再落入圈套,我一定要让他们有来无回。”波才向严政吩咐着。

“是,末将记下了,那渠帅你早点休息,末将告退。”眼中连声答应着,退了出去。

波才目送着严政出去,他的眼中流露出的是仇恨的目光……

已完结热门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