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馆中文网

书馆中文网>我,斩诡人,天下无双 > 第11章 灵魇(第1页)

第11章 灵魇(第1页)

“你怎么看?”

在给村民留下解毒的东西,又告诫邢德彪一群人一番后,离开村子,徐静姝仍旧感到有些意难平。

如果按照邢德彪几人的描述,这个姓宋的青年应该是极其厉害的角色才对,谁知不仅可以任由小鬼爬到身上,还直接开口借钱,完事了又强行写下借条。

这种人都是要面子的,这得穷到什么地步?

钱是王忠出的,一共给了三千,现在还有点肉疼,叹了口气说道:“不懂,也许这小伙子真的什么都不会,或者只是巧合,说不清楚,总之事情完美解决了,我们还是想想怎么写报告,领奖金吧!”

徐静姝翻了个白眼,说道:“要安排附近的人多观察一下。”

“行!”

车轮溅起一道泥浆,快速驶向远处。

……

宋时行买了一口大红的棺材和一套寿衣,将李婶装进去,然后拒绝薄嘴唇女人等左邻右舍的帮忙。

在村民们目瞪口呆的眼神下,一个人扛着大红棺材,直奔村南的山上,找了个背山靠水鸟语花香的地方埋了。

看着鼓起的坟包,他沉默了很久,跪下去磕了三个头,叹了口气:“妈,那个鬼东西让我给打死了!”

“妈!你死的好惨啊,儿来晚了啊!”

旁边传来一道哭声,非常凄惨,声音都发颤了。

宋时行看过去,就见脱了道袍的德升道长头上扎着白布条,对着李婶的坟,拼命磕头,额头都磕破皮了,眼泪鼻涕流了一大把。

这一幕,着实出乎宋时行的预料,仔细琢磨,想不通,李婶什么时候也成了他妈了?

“妈……儿不孝啊……”

年芳四十整的德升道长哭声如泣如诉,甚至几度要昏厥过去,然而一直等不到宋时行询问,干脆自己停下,红肿着眼睛哽咽道:“妈不在了,以后就咱哥俩相依为命了。”

“你是不是早上忘了吃药?”宋时行说出一句很关键性的话。

“吃药?是这样的。”德升一脸严肃的说道:“昨晚见兄弟灭了那僵尸,我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,恨不得与兄弟黄纸磕头,一晚上都没睡着。

古人有士为知己者死的说法,我觉得很有道理,我与兄弟一件如故,恨不得生死与共,既然如此,你妈我妈又有什么区别呢?你说呢?”

这么没脸没皮的话,愣是让他说的理所当然,毫无破绽。

宋时行无力反驳,即便在精神病院也没见过这种人,毕竟病院里都是体面人。

“妈!”德升又充满感情的看着坟头,“您安心去吧,阿弟以后由我照顾,他种田,我耕地,家里照顾的妥妥的。”

宋时行挠挠头,从兜里掏出李婶给的药方,问道:“这些,你认识吗?”

德升道长好奇的看了一会,摇摇头:“不懂,不过这么多种中草药村里子肯没有,得去镇上或者大城市,你要一副,还是大量要?”

“大量要!”宋时行说道,至少要吃到记起自己是谁?

想不起自己是谁,从哪里来,是种很可怕、很不好的体验。

“那得去大城市了!”德升道长眼睛放光,“妈去世了,这里也没什么可留恋的,咱们去中江,怎么样?”

“好!”宋时行回答的很干脆。

两人回村把房门锁了,钥匙丢给了薄嘴唇女人。

本来回中江乘坐邢德彪父女的车子就行了,然而父女俩先前离开了,村子里又没有车子租赁,

便找人打听了一下,去村西的省道直接拦过路车。

省道笔直的穿过大山,只是路上车子不多,两人从下午一直等到天黑,车子倒是过去几辆,就是没人愿意搭载。

宋时行坐在路边,没什么想法,晚上没熬药,头晕。

德行道长被蚊子咬的急了,在路上骂骂咧咧直蹦跶。

就在这时,一辆红色轿车从远处快速驶来。

已完结热门小说推荐